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陈律师

电  话:0576-86118343

传  真:0576-86118344

邮  箱:272472390@qq.com

Q       Q:272472390

经典案例

王都尉、庄德刚 经典案例---集资诈骗罪

发布日期:2014-08-05浏览量:3018次
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3)台温刑初字第1362号

公诉机关温岭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某。2001年8月17日因犯寻衅滋事罪被温岭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因本案于2012年8月16日被温岭市公安局批准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被执行刑事拘留,同年12月27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庄德刚。浙江欣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叶某。因本案于2012年8月16日被温岭市公安局批准刑事拘留,同年11月24日被执行刑事拘留,同年12月27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王都尉。浙江欣泰律师事务所 律师

温岭市人民检察院以温检刑诉(2013)19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叶某犯集资诈骗罪、诈骗罪,于2013年8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卢晨宵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庄德刚、被告人叶某及其辩护人王都尉到庭参加诉讼。期间,2013年11月25日、2014年3月25日,公诉机关两次以需补充侦查为由,建议本院延期审理,本院经审查分别于当日决定延期审理。2014年7月24日,经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本案再次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

一、集资诈骗

2010年以来,被告人陈某、叶某(系夫妻关系)合谋,以借款周转、还信用卡、做汽车抵押生意等为由,并许以高额利息,向郏某某、卢某、杨某、张某等人借款,总计数额达人民币(下同)659.8余万元。具体事实如下:1、2010年2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郏某某吸收资金,总计金额达273余万元。

2、2010年11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杨某吸收资金,总计金额达60余万元。

3、2011年1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率、借钱周转等为由,分三次向林某丙吸收资金16.4万元。

4、2011年5月至同年10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胡某乙吸收资金,总计金额达52万元。

5、2011年9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张某吸收资金,总计金额达72余万元。

6、2011年农历11月29日,被告人陈某、叶某以急需用钱为由向林某丙吸收资金,后林某丙向其姊妹林某甲借得2万元交给被告人陈某、叶某。

7、2012年1月22日,被告人陈某、叶某以资金周转为由向滕某吸收资金20万元。

8、2012年3月至同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等为由,分多次向卢某吸收资金达94.7余万元。

9、2012年4月11日及同年6月3日,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急需资金周转为由,分两次向石某吸收资金14余万元。

10、2012年6月2日,被告人叶某、陈某以借钱周转为由

,向吴某吸收资金8万元。11、2012年6月30日,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向夏某吸收资金10万元。

12、2012年6月份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李某乙吸收资金18余万元。

13、2012年7月12日及同年8月3日,被告人陈某以归还信用卡为由,分两次向郏某乙吸收资金总计2.7余万元。

14、2012年7、8月份,被告人陈某向郑某乙吸收资金7万元。

15、2012年8月份,被告人陈某以高额利率向李某甲吸收资金10万元。

被告人陈某、叶某在取得以上借款后,均未归还,且主要款项去向不明。

二、诈骗

1、2011年2月2日,被告人陈某冒用其叔伯兄弟陈仙林名义向郏某某借款20万元,该借款未予以归还。

2、2012年8月14日,被告陈某以帮别人打保证金为由,向郏某某借款10万元;以帮别人还信用卡为由,向卢某借款10万元;又以帮别人验资为由,向李某甲借款26万元。被告人陈某在取得以上该46万元之后,当即关闭手机,与被告人叶某一同逃匿。

2012年11月24日晚20时20分许,被告人陈某、叶某在其藏身的温岭市箬横镇横滨大道欧思顿宾馆房间内被朱某、施某等群众抓获,并被扭送至温岭市公安局箬横镇派出所。为证实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关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叶某结伙,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数额达人民币659.8余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且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被告人陈某、叶某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他人财物,数额达人民币66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诈骗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陈某、叶某一人犯两罪,应予数罪并罚。诉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对其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陈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集资诈骗罪、诈骗罪均有异议,但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自愿认罪,并对公诉机关指控的借款金额有异议,其中郏某某借款金额应为33万元,张某借款金额应为52万元,卢某借款金额应为21-22万元,夏某的10万元借款已经归还,没有向郏某乙借款2.7万元,没有向郑某乙借款7万元,没有冒用陈仙林的名义向郏某某借过钱,2012年8月14日仅向李某甲借款26万元,其所借的款项均已向出借人支付了高额利息,且因为转借给他人而导致无法收回。

被告人陈某的辩护人辩称公诉机关指控陈某犯集资诈骗罪定性有误,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陈某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借款时没有虚构事实,也不存在拒不归还及用于个人挥霍等情况;公诉机关指控陈某犯诈骗罪也无法成立,现有证据无法证实陈某冒用陈仙林的名义向郏某某借款,同时也没有证据证实2012年8月14日诈骗郏某某、卢某各10万元,虽然陈某承认收到李某甲的借款26万元,但指控陈某虚构帮别人验资事实的证据同样不够充分;关于量刑方面,向郏某某借款230万元证据不足,现有证据只能证明向张某借款52万元,2012年6月30日向夏某借款10万元已经归还,向卢某借款94.7万元的证据也不充分,如果认定陈某构成集资诈骗罪,其向被害人支付的高额利息,除去法定正常利息外,余款应当作为本金在涉案金额中予以扣除。

被告人叶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集资诈骗罪、诈骗罪均有异议,但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自愿认罪,其对本人出具的借条均予以承认,但对于不是其经手的借条均不承认,而且认为借款都是陈某联系好,只是由其负责取钱并出具借条,其也不清楚所借款项的去向。

被告人叶某的辩护人辩称公诉机关指控叶某犯集资诈骗罪定性有误,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叶某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借款时没有虚构事实,也不存在拒不归还及用于个人挥霍等情况,且叶某经手的借款均已如数转交给了陈某,转借给他人的款项加上已经支付的利息与陈某、叶某所借款项的总额基本能够持平;至于公诉机关指控叶某犯诈骗罪,起诉书只字未提叶某如何参与该二节犯罪事实,且实际上叶某至始自终没有参与上述二节犯罪事实,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叶某参与上述犯罪事实或者与陈某事前有过合谋,故叶某不构成诈骗罪;关于量刑方面,公诉机关指控的部分犯罪金额证据不足,同时陈某与叶某事先没有合谋,叶某经手的借款以外的金额应认定为陈某单独的犯罪行为,在计算叶某犯罪金额时应予以扣除,并应扣除已经支付的高于法定利率的利息,同时,叶某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依法应认定为从犯,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陈某、叶某系夫妻关系。2010年至2012年8月14日,两被告人共同以借款周转等为由,并许以高额利息,分别向被害人郏某某、卢某、张某、胡某乙、杨某、李某甲等人多次借款,金额总计达人民币630.1万元,支付利息约88.22万元。2012年8月14日,因无力偿还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被告人陈某在取得郏某某、卢某、李某甲共计46万元借款后与被告人叶某一起携款潜逃。现上述本金均未归还,且大部分款项去向不明。具体借款事实如下:

1、2010年2月至2012年8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被害人郏某某吸收资金283万元。具体事实如下:⑴2010年2月13日,陈某、叶某向郏某某借款3万元,并由叶某出具借款借据;⑵2010年3月6日,陈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5万元;⑶2010年3月14日,陈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10万元;⑷2010年8月2日,叶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5万元;⑸2010年8月13日,陈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15万元;⑹2010年8月21日,陈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5万元;⑺2010年下半年开始,陈某、叶某又分多次向郏某某借款,后由陈某出具借款金额为230万元、落款日期为2012年3月18日的欠条一张;⑻2012年8月14日,陈某出面向郏某某借款10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郏某某利息约45余万元。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证实:

①借款借据、借条、欠条,证实被告人陈某、叶某分多次向郏某某借款共计273万元。

②被害人郏某某提供的记帐本一份、其出具的借条、欠条共四张、朱某某情况说明、滕某询问笔录等,证实230万元借款的明细及来源等。

③取款记录,证实2012年8月14日被害人郏某某支付给被告人陈某10万元中的7万元的款项来源。

④被害人郏某某的陈述,证实她和被告人陈某的妻子即被告人叶某是认识的,通过叶某认识陈某。2010年2月13日,陈某和叶某与她联系借款,后叶某出面向她借款3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2010年8月2日,叶某又向她借款5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2010年3月6日,陈某以急需资金为由向她借款5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2010年3月14日,陈某以银行还贷为由向她借款10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2010年8月13日,陈某向她借款15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2010年8月21日,陈某向她借款5万元并出具一份借条,上述六笔借款的利息均支付至2011年5月,本金均未归还。2010年8、9月份开始,她和陈某、叶某之间的借款往来很频繁,陈某、叶某经常以别人向他们借钱、利息比较高等为由向她借钱,她当时也能从别人处调钱,主要是向李某甲、王某某、滕某、潘某某、朱某某等人借来的,再加上陈某之前借款的利息一直在支付,她也就帮陈某、叶某不断的调钱,而且几乎是每隔一两天就借一次,所以借条都没有打,但是她有记帐的且可以提供账本,到2011年5月,总共向她借款200多万元,200万元借款支付的利息总共不超过30万元,后陈某又向她借款30万元。2012年4月,陈某支付过利息2万元,5月支付过利息3万元。2011年下半年开始,陈某支付利息就已经比较勉强,而且将大溪豪成公司开发的商品房转到了叶某的名下,她怕陈某会赖账,所以就在2012年7月让陈某出具了230万元的欠条,地点是大溪凌霄国际大酒店附近陈某的轿车里,欠条上的金额是按照她自己的账本计算出来的,陈某问她欠条落款写什么时间,她说随便写,这样陈某就写了2012年3月18日并把欠条交给她。

2012年8月14日下午,陈某打电话给她,说已经和卢某、李某甲谈好借款,并让她也借款20万元,她当时说只有10万元,陈某说是帮别人打保证金验资用,验资结束就会还,并让她在大溪工商银行门口等,后又改成大溪中国银行门口,等她赶到大溪中国银行门口时,已经下午4点左右了,卢某、李某甲一起坐在陈某的轿车里,她是从车窗将10万元现金递给陈某的,当时也没有写借条。陈某拿走钱后,李某甲坐到她的车上,陈某让她在大溪商业街再等五分钟,等了五分钟后,她打陈某电话,手机关机。她交给陈某的10万元是她当天下午从民泰商业银行取出来的,分别为7万元和3万元。陈某逃跑后,卢某说当天借给陈某10万元,李某甲说当天借给陈某26万元。

⑤证人卢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8月14日,陈某让他借10万元帮别人还信用卡,并且说和李某甲、郏某某也已经谈好借款。陈某开车带他和李某甲到中国银行门口,郏某某将一只黑色塑料袋从车窗里递给陈某,说是10万元,陈某对他说郏某某还有10万元在工商银行,让李某甲坐到郏某某的车上,陈某把他送到台州银行门口,陈某说要去拿郏某某的钱让他下车等一会,后来他打电话给陈某也没有人接,当晚7时左右手机也关机了。

⑥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2012年8月14日下午,陈某打电话说明天验资,原先的10万元迟点还,并叫她再借些钱给他。后陈某开车过来接她,当时车上还有卢某,陈某陪她一起去银行取了26万元,后郏某某开车过来从车窗递给陈某10万元,陈某说要赶着去银行办事,让她先下车,等会儿打借条给她,等了一会不见陈某回来,于是打电话问郏某某,郏某某讲也在找他,再等了一会陈某的电话就关机了,人也找不到。从2011年至2012年,她总共借给郏某某70万元,郏某某借钱时说过是要借给陈某的,后来郏某某还了一部分,目前还欠40万元,并重新出具了欠条。

⑦证人屠某的证言,证实他是郏某某的丈夫,陈某、叶某两夫妻经常到厂里向郏某某调钱用,家里办厂以及资金他基本上不怎么管,230万元的借条也是陈某、叶某出逃后他才知道的。

⑧被告人陈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认他妻子叶某或他自己出具借条给郏某某,他再把郏某某的钱转借给他人,具体借给谁也记不清。他向郏某某借钱的利息是每1万元一天付15-25元,他再转借给他人每1万元一天付25-30元。具体借款情况如下:2010年2月13日,他和郏某某联系好后叫妻子叶某到郏某某的厂里拿来3万元,叶某出具借条交给郏某某,后在一个月内将该笔借款归还了郏某某,但未拿回借条;2010年3月6日,他向郏某某借款5万元并出具借条,该笔借款至今未归还;2010年3月14日,他向郏某某借款10万元并出具借条,该笔借款至今未还;2010年8月2日,他与郏某某联系好向她借款5万元,他叫叶某去拿钱并出具借条,该笔借款至今未归还;2010年8月13日,经郏某某介绍认识了太平街道瓦屿公园对面的酒庄老板娘,酒庄老板娘帮忙存银行积数,并叫他写借条,存够积数后对方取回钱,借条上的“郏某某”是郏某某自己写上去的,2010年8月21日,他又叫酒庄老板娘帮忙存积数,对方叫他写了5万元的借条,存够积数后对方取回钱,上述两张借条均没有拿回来;2012年3月18日,郏某某对他说把钱借给潘郎的柯根福、邬小卫等人,大约有200多万元拿不回来,她丈夫如果知道不好交代,叫他帮忙写一张230万元的借条,她拿去给丈夫看一下,他是在大溪凌宵国际大酒店后面的停车场里在郏某某的宝马轿车里写给她的,他根本没有向郏某某借过230万元,后来这借条230万元就在郏某某手里。2012年8月14日,通过郏某某、卢某介绍向李某甲借款26万元,当时借之前,郏某某和卢某讲是借来归还他们的,利息多少忘记了,是郏某某与李某甲讲好的,他和郏某某、卢某都坐在卢某的轿车里,当时轿车停在大溪一级公路天桥下,李某甲拿来26万元现金交给他,当时就说借二三天,就没有写借条给李某甲,他借到这笔26万元后,没有归还给郏某某和卢某,他们就报案了,这笔借款至今未归还,他们报案后,他知道了,就开始逃了。

⑨被告人叶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认2010年2月13日,陈某与郏某某联系好之后,她向郏某某借到3万元并出具借条,该笔借款陈某如何使用有无归还她不清楚;2010年8月2日,陈某与郏某某联系好之后,她向郏某某借到5万元并出具借条,陈某如何使用有无归还她不清楚。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虽然被告人陈某当庭仅供认欠被害人郏某某33万元,但公诉机关提供了273万元的借条等书面凭证、郏某某向朱某某、滕某、李某甲等借款凭证及证言、银行帐户明细、2012年8月14日借款7万元的取款记录、卢某等证人证言等证据,可以证实起诉书所指控的上述事实。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陈某应该知道在实际没有借款的情况下出具230万元假欠条的后果,但陈某恰恰在其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仍然向郏某某出具230万元的欠条,即使陈某辩解的帮助郏某某应付其丈夫的说法属实,正常情况下也应该事后及时收回上述欠条,但该欠条一直由郏某某持有,陈某既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案发前曾经采取了取回欠条的措施,又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推翻上述欠条所证明的事实,且没有其他证据证实曾经归还了2010年3月14日的10万元借款,故对被告人陈某、叶某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2、2010年11月至2012年5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被害人杨某吸收资金50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杨某利息约12.5余万元。

3、2011年2月至2012年8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临时周转等为由,分四次向被害人林某丙吸收资金18.4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林某丙利息约7万元。

4、2011年5月至2011年10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被害人胡某乙吸收资金52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胡某乙利息约6万余元。

5、2011年9月至2012年6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被害人张某吸收资金52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张某利息约9万余元。

6、2012年1月22日,被告人陈某、叶某以资金周转为由向被害人滕某吸收资金20万元,并由叶某出具借条。陈某、叶某支付给滕某利息约1万元。

7、2012年4月至2012年6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急需资金周转等为由,分两次向被害人石某吸收资金14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石某利息约0.72万元。

8、2012年6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分多次向被害人李某乙吸收资金18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李某乙利息约2万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某、叶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借款借据、收条、借条、牡丹灵通卡帐户历史明细查询、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活期明细、银行卡取款凭条、扣押物品清单、被害人杨某、林某丙、胡某乙、张某、滕某、石某、李某乙的陈述、证人林某甲的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9、2012年3月至2012年8月期间,被告人陈某、叶某以高额利息等为由,分多次向被害人卢某吸收资金77.7万元。具体事实如下:⑴2012年3月,陈某、叶某分两次向卢某共计借款15万元,并由陈某出面于2012年4月17日出具借款借据;⑵2012年4月30日,叶某出面向卢某借款10万元;⑶2012年5月23日,叶某出面向卢某借款15万元;⑷2012年6月20日、6月21日,陈某、叶某向卢某借款5万元、3万元;⑸2012年6月30日,陈某出面向卢某借款15万元;⑹2012年7月2日,陈某出面向卢某借款1.5万元;⑺2012年7月21日,叶某出面向卢某借款3.2万元;⑻2012年8月14日,陈某出面向卢某借款10万元。陈某、叶某支付给卢某利息约5万元。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证实:

①借款借据一份,证实被告人陈某、叶某向卢某借款15万元。

②卢某在中国工商银行帐户、台州银行帐户、中国农业银行

帐户的交易明细,叶某在中国工商银行帐户、中国农业银行帐户的交易明细,证实2012年4月30日、5月23日,卢某的工商银行帐户分别汇入叶某的工商银行帐户10万元、15万元;2012年6月20日、6月21日、6月30日、7月2日,卢某的台州银行帐户分别汇入陈某的帐户5万元、3万元、15万元、1.5万元;2012年7月21日,卢某的农业银行帐户汇入叶某的农业银行帐户3.2万元;2012年8月14日,卢某在台州银行取现5万元。

③被害人卢某的陈述,证实他通过杨某认识陈某及其妻子叶某。2012年3月5日、3月16日,陈某分别向他借款10万元、5万元,利息每1万元一天20元,当时是没有借条的。后他叫陈某补写了一张15万元的借条。2012年4月30日,陈某、叶某对他说银行还贷,向他借15万元,后他从大溪工商银行取出5万元现金交给叶某,同时转账给叶某工商银行帐户10万元,利息每月付一次,付到2012年6月,至今未归还本金。2012年5月23日,叶某称还贷向他借款15万元,他通过工商银行转帐给叶某,没有借条,付了一个月利息,至今本金未归还。2012年6月20日,陈某称汽车抵押向他借款5万元,利息每1万元一天20元,他从台州银行转帐到陈某帐户5万元,没有借条,本金至今未归还。2012年6月21日,叶某称还贷向他借3万元,利息每1万元一天40元,他从台州银行转帐到陈某帐户3万元,没有借条,本金至今未归还,利息付到6月30日。2012年6月30日,陈某打电话给他说因赵某甲银行还贷款30万元缺资向他借款,利息每1万元一天20元,他就从台州银行转账给陈某15万元,利息没有支付,本金至今未归还。2012年7月2日,陈某、叶某对他说赌球输了向他借1.5万元,他从台州银行转账1.5万元给陈某,没有利息,至今未归还。2012年7月21日,叶某说到海南卖房子,但要把银行按揭还清才能卖,向他借3.2万元,他通过大溪农业银行转账给叶某农业银行帐户3.2万元,没有利息,至今未归还本金。2012年8月14日,陈某打电话给他说借10万元帮别人还信用卡,后陈某说和李某甲、郏某某都讲好了,只要他借10万元,她们就愿意借40万元,如果借到40万元就把以前欠的钱还给他,后他向兄弟卢某某借了10万元,其中5万元现金是向胡某甲拿的,另外5万元是到台州银行帐户取出的,他把10万元现金交给陈某,陈某没有写借条,至今也未归还,这笔借款是没有利息的。当日陈某并向李某甲借去26万元,向郏某某借去10万元后就逃走了,他们就来报案了。

④证人赵某甲的证言,证实他与陈某认识,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他根本没有向陈某借过钱,陈某说的他曾经借过30万元的事是根本不存在的,他还曾为陈某在台州银行大溪支行的信用卡提供担保,陈某透支不还后他为此垫付了8万元。

⑤证人胡某甲的证言及中国农业银行帐户交易明细,证实2012年8月14日,亲戚卢某某打电话说卢某过来拿5万元,他就让妻子去农业银行取了4万元,连同家里的现金1万元一并交给了卢某。

⑥证人郏某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8月14日下午,陈某打电话给她,说已经和卢某、李某甲谈好借款,并让她也借款20万元,后她将10万元借给陈某时卢某、李某甲一起坐在陈某的轿车里,卢某说当天借给陈某10万元,李某甲说当天借给陈某26万元。

⑦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2012年8月14日下午,在她借给陈某26万元之前,曾经听说过卢某已经借了10万元钱。

⑧被告人陈某的供述与辩解,供认2011年他向卢某借过钱,借款当时都有出具借条,钱归还后就拿回借条,2012年因为临时周转,向卢某也借过钱,但都已经归还,也没有出具借条。2012年8月14日,通过郏某某、卢某介绍向李某甲借款26万元,他和郏某某、卢某都坐在卢某的轿车里,当时轿车停在大溪一级公路天桥下,李某甲拿来26万元现金交给他,他借到钱后没有归还给郏某某和卢某,他们就报案了,这笔借款至今未归还,他们报案后,他知道了,就开始逃了。陈某当庭对2012年4月17日出具的15万元借款借据无异议,并确认上述款项至今未归还。

⑨被告人叶某的供述与辩解,辩解她没有向卢某借过钱,卢某与其的银行帐户资金往来是陈某让卢某汇款到她的银行帐户的。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虽然被告人陈某、叶某辩称没有借条的汇款均已归还,但却无法明确陈述归还借款的具体相关情况,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实上述款项已经归还,故对两被告人的上述辩解本院不予采纳。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2012年4月30日吸收卢某15万元资金的事实,根据现有证据应认定为10万元而不是15万元,虽然当天卢某帐户中有入帐15万元、取现5万元、转帐10万元的记录可以印证卢某本人的陈述,但被告人陈某、叶某对上述款项予以否认,没有其他证据证实5万元现金已经交付给叶某,且部分现金部分转帐支付不太符合常理,故对该日的借款金额应认定为10万元。10、2012年6月2日,被告人叶某、陈某以借钱周转为由,向被害人吴某吸收资金8万元。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证实:①台州银行存折明细、取款凭条,证实2012年6月2日被告人叶某领取被害人吴某台州银行存款8万元。

②被害人吴某的陈述,证实2012年6月2日,叶某来到她店里借5万元,说就借几天,也没有讲利息,她说没钱,叶某就打电话给其女儿郑某甲,郑某甲来后她觉得不好意思,就把台州银行存折交给女儿和叶某,后叶某用其身份证从银行取了8万元,也没有出具借条,至今也未归还。

③证人郑某甲的证言,证实2012年6月2日下午,叶某打电话让她到其母亲卖馒头的店里,叶某说借款8万元,其母亲吴某就把台州银行存折拿给她和叶某一起去银行取款,叶某就用其身份证取出8万元,并在取款凭条上签字,但没有写借条。

④被告人陈某的供述,供认他向吴某借过钱,但具体多少记不清了。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被告人叶某当庭表示对借款事实无异议,但陈述借得款项后均由陈某处理,故其对有无归还不清

楚,而被告人陈某则辩称该笔借款已归还,但却无法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陈某、叶某已经归还上述借款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11、2012年7月,被告人陈某、叶某以归还信用卡为由,向郏某乙吸收资金1万元。

上述事实,经庭审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证实:

①台州银行对帐单,证实被害人郏某乙丈夫在台州银行的帐户于2012年7月12日取现4.5万元、2012年8月3日取现2万元。

②被害人郏某乙的陈述,证实2012年7月12日,杨某打电话说陈某要还信用卡,向她借5万元,她把现金5万元送到陈某的店里,当时没有出具借条,7月30日下午,陈某归还4万元,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左右,陈某又向她借款1.7万元,叶某开车送她到大溪台州银行,她从丈夫银行帐户中取出2万元,交给叶某1.7万元,也没有出具借条,利息没有支付。

③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陈某、叶某打电话让她向郏某乙借5万元周转,她打电话给郏某乙,之后郏某乙直接把钱交给了他们,并且告诉她已经借钱的事情,她还曾经对陈某、叶某说过钱一定要在28-30日前归还,后来听郏某乙说陈某归还了4万元。至于后来的1.7万元借款她不清楚。

④证人林某乙的证言,证实陈某向其妻子郏某乙借的第一笔5万元是他从台州银行取出来的,加上自己家里的一点余钱,拼凑起来交给陈某他们的。至于第二次借款的事他不清楚。

⑤被告人陈某的供述,供认他曾经与郏某乙合伙赌博输了,郏某乙为此拿出1万多元,当时杨某等许多人也在赌场,并当庭承认曾经借款5万元已经归还,但从来没有借款1.7万元的事情。

上述证据,经过庭审质证,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证实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被告人陈某当庭表示曾借款5万元但已归还,被告人叶某当庭表示对该笔借款不知情,但却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陈某、叶某的上述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12、2012年8月,被告人陈某以高额利率分两次向李某甲吸收资金36万元,具体事实如下:⑴2012年8月初,陈某向李某甲借款20万元,后归还10万元并支付1200元利息,并于2012年8月8日出具10万元的借款借据;⑵2012年8月14日,陈某向李某甲借款26万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陈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被告人叶某则表示对第一笔借款无异议,并有借款借据、中国农业银行取款业务回单、台州银行取款业务回单、中国银行客户回单、被害人李某甲的陈述、证人郏某某、卢某的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足以认定。虽然陈某辩称第一笔借款已归还4万元,但却无法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陈某已归还部分借款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

2012年11月24日晚20时20分许,被告人陈某、叶某在其藏身的温岭市箬横镇横滨大道欧思顿宾馆房间内被朱某、施某等群众抓获,后被扭送至温岭市公安局箬横镇派出所。

另查明,公安机关已依法查封被告人陈某名下的浙J×××××雪佛兰轿车一辆,查封被告人叶某名下的浙J×××××高尔夫轿车、浙J×××××宝马轿车各一辆。在案件审查起诉期间,证人王某向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提供被告人叶某原持有的蓝色挎包一只,内有银行卡若干、结婚证、身份证、存取款凭条、借条、借款借据、抵押证明等。

上述事实,并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陈某的前科情况。

2、机动车信息、查封协助执行通知书、情况说明,证实浙J×××××高尔夫小型汽车、浙J×××××宝马小型汽车登记在被告人叶某名下,浙J×××××雪佛兰小型汽车登记在被告人陈某名下,现因无法找到上述三辆汽车实施扣押,温岭市公安局仅依法予以查封。3、记帐本复印件等,证实被告人叶某在证人应某服装店的消费记录。

4、证人应某的证言,证实2009年左右她向陈某借过30万元,后来陆续通过拿她服装店的衣服、现金、银行转帐、车辆抵押等方式用两年的时间还清了该笔借款。

5、证人陈某甲的证言,证实他没有向陈某借过钱。

6、证人赵某乙的证言及泰隆商业银行明细对账单,证实他与陈某、叶某夫妻间的银行往来系存取银行积数等,且至今已无债权债务纠纷。

7、证人叶某的证言及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记账联、退房承诺书、商品房买卖合同撤销公示、领款凭单,证实陈某、叶某夫妻原有的大溪豪成商品房已转让给叶某。

8、农村合作银行明细对帐单及存取款凭条,证实陈某与陈XX之间的银行往来记录。

9、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陈某供述的资金转借对象陈仙平、“小富”、“赖友”等人无法找到以核实借款情况。

10、证人朱某、施某的证言,证实朱某与施某将陈某、叶某扭送至温岭市公安局箬横镇派出所。

11、证人王某的证言,证实他与陈某、叶某认识,他向检察机关提供一只蓝色的女式提包,该包是在陈某、叶某被抓后由一个男人送来放在他这里的。

12、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他是通过王某认识陈某、叶某夫妻的,两人被抓当晚他在场,第二天早上他将两人的东西整理好送交给王某,是一只女式的包,包内有很多汇款的票据,

还有机动车买卖合同、抵押合同、衣服、化妆品等。13、接收证据清单及银行卡、存取款凭条、借条、借款借据、抵押证明等,证实王某向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提供的叶某原持有的手提包及包内的相关物品情况。

14、调取证据通知书及银行回单、明细对帐单,证实王某送交的叶某提包里的银行卡的开户信息及银行交易记录。

15、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陈某、叶某的身份情况。

16、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陈某、叶某的到案情况。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的第五节事实中的骗取被害人张某另20万元的涉案事实,经查,张某提供了借款人为“陈江”的20万元借款借据及“陈江”签名的旧机动车买卖合同,并陈述上述材料系被告人陈某向其借款后所留,且认为“陈江”系陈某本人签字,而被告人陈某、叶某对上述事实均予以否认,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其他证据证实“陈江”系陈某所签、“陈江”其人以及是否存在借款事实,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20万元因证据不充分而不予认定。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的第八节事实中的骗取被害人卢某另22万元的涉案事实,经查,公诉机关指控的2012年5月8日、7月27日、7月30日分别吸收卢某7万元、9万元、6万元的事实不应认定。上述事实分别有陈某甲、陈某乙、陈丙于借款当时出具的相应借条予以证实,其中陈某甲出具的借款借据上被告人陈某作为担保人在借据上签名,现三张借款借据原件为卢某所持有,卢某也证实上述款项于借款当时已实际交付给陈某甲、陈某乙、陈丙,且陈某乙的9万元之后已经通过温岭市人民法院民事诉讼达成调解协议并履行完毕,故该三笔款项不应纳入陈某、叶某的犯罪事实,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22万元不予认定。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的骗取被害人夏某10万元的第十一节事实,经查,夏某于2012年8月15日向温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并陈述2012年6月29日被告人陈某打电话向其借款,次日他将10万元现金送交给被告人叶某,并由叶某出具借款借据;陈某归案后于2012年11月26日供认上述借款事实,并供述因为夏某每天催讨,他跟王某一起将浙J×××××宝马轿车典当后在大溪台州商业银行门口将10万元归还给夏某,但未收回借款借据,上述抵押轿车的事实得到王某的证实;之后夏某于2012年12月5日承认陈某在银行门口曾经归还10万元的事实,但却辩解为系归还之前一笔20万元借款中的10万元,后又在2013年6月3日解释为2012年6月30日之后陈某还向其借过一笔没有出具借条的10万元借款,陈某在银行门口归还的10万元是归还上述两笔10万元中的其中一笔;被告人叶某仅承认起诉指控的借款事实,否认另有借款,并表示拿到钱就交给陈某,之后有无归还不清楚。综上,现有证据只能证实夏某出借一笔10万元的借款,也能证实陈某归还过一笔10万元的借款,夏某对归还借款的解释前后矛盾,也未对其主张的另有其他借款情况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节事实因证据不充分而不予认定。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的第十三节事实中的骗取被害人郏某乙另1.7万元的涉案事实,经查,公诉机关仅提供了郏某乙一人陈述,而被告人陈某、叶某均予以否认,虽有取款记录但无法以此证实借款的存在以及交付的相关情况,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1.7万元因证据不充分而不予认定。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集资诈骗罪的骗取被害人郑某乙7万元的第十四节事实,经查,郑某乙于2012年8月15日向温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并陈述2012年8月12日被告人陈某以归还信用卡透支款为由向其借款7万元,由妻子夏某某从大溪民泰商业银行夏某某的帐户取款7万元后由其送到陈某的店里;夏某某于2013年4月1日的笔录印证了2012年8月郑某乙让其取款的事实,但却陈述系被告人叶某开车过来取款,并确认该7万元是从朋友的银行帐户里取出的;后郑某乙在2013年6月5日所作的笔录中更改为该款系陈某出逃前一个月所借,公诉机关为此补充提供了2012年7月12日他人帐户取款7万元的银行明细对帐单、取款凭证、证人杨某的证言等证据予以印证,但陈某当庭对上述事实再次予以否认,被告人叶某则表示不知情。综上,在2012年8月14日陈某失去联系后,郑某乙和其他受害人一起于次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并明确陈述三天前借款7万元以及款项来源的相关事实,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对三天前发生的事应该记忆清晰,后却无法提供取款记录并将借款时间更改为7月12日,虽然7月12日的取款记录得到证实,但缺乏借据等证明被告人向郑某乙借款的直接证据,且郑某乙无法对上述矛盾作出合理的解释,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该节事实因证据不充分而不予认定。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陈某、叶某犯集资诈骗罪、诈骗罪的公诉意见,被告人陈某、叶某的辩护人提出的本案定性应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辩护意见,以及本案的犯罪金额问题。经查,一、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实质上是一种未经主管机关批准,面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出具凭证,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最主要的区别是体现在主观方面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本案被告人陈某、叶某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行为,应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理由如下:1、陈某、叶某所借款项未用于生产经营活动,并供认借款用于经营资金生意也就是赚取利差,但其交代的借款去向无法查实,且与借款金额相差较大,至今大部分款项无法说明去向,也无法追回;2、根据陈某供述,其在2011年底的时候就因为无法向陈仙平、“小富”、“赖友”等人追讨借款而出现资金链紧张,其继续向外借款用于偿还利息,实质上属于拆东墙补西墙;3、陈某、叶某2012年4月开始申请退掉之前购买的商品房,7月退房成功,并将名下的三辆轿车分别予以抵押,转移资产以逃避还债;4、陈某、叶某于2012年8月14日取得他人资金后即关闭手机逃匿以躲避被害人的追债,符合携带集资款逃匿的情形。综上,被告人陈某、叶某的集资行为符合集资诈骗罪的构罪要件,并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二、公诉机关指控陈某、叶某犯诈骗罪不能成立。其中,指控被告人陈某冒用陈仙林的名义诈骗被害人郏某某20万元的第一节事实,经查,公诉机关仅提供了郏某某一人陈述及借条以证实上述事实,郏某某本人也承认出具借条的“陈仙林”非陈仙林本人,陈某、叶某则对上述事实均予以否认,现有证据也无法证实系陈某介绍或者冒称所谓的“陈仙林”向郏某某借款20万元,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上述事实因证据不充分而不予认定;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二节诈骗事实则属于集资诈骗罪的犯罪事实,故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诈骗罪本院不予支持。三、关于本案的犯罪金额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集资诈骗的数额以行为人实际骗取的数额计算,案发前已归还的数额应予扣除,行为人为实施集资诈骗活动而支付的利息,除本金未归还可予折抵本金以外,应当计入诈骗数额,故被告人陈某、叶某支付给各被害人的利息应当在本金中予以扣除,至于支付利息的具体金额,被告人陈某供认的利息金额远远高于各被害人的陈述,且双方均未提供其他证据加以佐证,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确定以被害人的陈述为准。

关于被告人叶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叶某的犯罪金额应按叶某实际出具的借条金额计算及叶某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陈某与叶某系夫妻关系,两人均无固定职业,陈某、叶某关于陈某联系好借款后再指派叶某取款并出具借条的供述并不客观,从被害人郏某某、杨某、林某丙、胡某乙、张某、石某、李某乙、卢某、吴某等借款人的陈述中均可以反映出,借条为叶某签字的系叶某直接与郏某某等人联系借款并出具借条,有些借款人更是因为相信叶某而提供借款,且叶某出具借条并不是偶尔为之,其并非是帮陈某借款,而是直接参与借款,且大部分银行资金的往来均是由叶某进行操作。虽然陈某、叶某不承认有借款的合谋,但从两人的行为中可以反映出两人合谋借款的故意,因此,两被告人系共同犯罪,均应共同对所借款项负责,而不应该各自对各自经手的借款负责。陈某与叶某系夫妻关系,并未分居生活,叶某直接参与借款,共同转让房产逃避还债,共同携款潜逃,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并不是次要或辅助作用,不宜认定为从犯。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及法律规定均不符,本院不予采纳。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叶某结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达人民币540余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犯集资诈骗罪成立,但指控二被告人犯诈骗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陈某有前科,应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叶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相对较小,应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陈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1月24日起至2023年11月23日止;罚金款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叶某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五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1月24日起至2022年11月23日止;罚金款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追缴被告人陈某、叶某犯罪所得发还各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审 判 长  阮某某

人民陪审员  缪某某

人民陪审员  许某某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日

代书 记员  张某某